<del id="9tnt1"></del>
    <font id="9tnt1"><i id="9tnt1"><noframes id="9tnt1">
      <ins id="9tnt1"></ins>
      <dfn id="9tnt1"><i id="9tnt1"></i></dfn>

      <ins id="9tnt1"></ins>
      <em id="9tnt1"></em>

      <meter id="9tnt1"><del id="9tnt1"></del></meter>

           
          |
          |
          |
          |
          |
          |
          |
          |
          |
          |
          |
           
          首頁 > 文體新聞 > 行走無人區 他是孤獨而快樂的星空捕手
          q
           懷新平系列言論專欄
           參軍入伍 讓青春更精彩
           讓文物“活起來” 博物館“火起來
           綻放絢麗青春之花
           從“吃水不忘挖井人”談起
           知足方能不辱
           從一則典故說起
          行走無人區 他是孤獨而快樂的星空捕手
          【字體: 】 發布時間:2023/6/19 10:48:22   【打印】【關閉】
            1、凡淮南日報社記者署名文字、圖片,版權均屬淮南日報社所有,任何網站和媒體未經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;2、已獲授權的媒體、網站,在使用本網作品時必須注明“來源:淮南網”和作者名字;3、對違反以上兩條聲明的網站和媒體,淮南日報社將依法追究其法律責任。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——淮河早報專訪《去無人區追星》作者黃杰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近日,淮南日報社主任記者黃杰新著《去無人區追星》由青海民族出版社出版發行,一時成為坊間熱議的話題。這本游記生動記述了黃杰(筆名:那馬)利用假期去中國西部無人區拍攝星空的奇幻經歷,圖文并茂,既富審美情趣,又富人生啟迪。書中的星空圖片皆由黃杰拍攝,美輪美奐,意境深遠,飄逸著神秘、浪漫、寧靜、浩渺的氣息。憑藉這本書和這些星空攝影作品,黃杰一時受到攝影圈、“驢友”圈以及閱讀圈的特別關注。

          作為一位曾經的攝影記者,黃杰是怎樣走上星空攝影之路的?他為什么去無人區追星?他在拍攝星空的旅途中遭遇了什么?他的追星生活帶給我們什么啟示?帶著這些疑問,近日,淮河早報、淮南網記者對黃杰進行了采訪。

          記者:您過去從事新聞攝影,曾任淮南日報社攝影部主任。多年從事紀實性攝影,您怎么會突然轉向(屬于藝術攝影范疇的)星空攝影的呢?

          黃杰:是的,做攝影記者的時候我忙于紀實、采訪,沒有拍攝過星空。有一年冬季,我去西藏納木錯旅游,偶爾跟著同行的攝影師一起拍了星空。從相機回看,慢門條件下的星空同我們肉眼所見大不一樣——銀河清晰可辨,熠熠生輝,黑夜并不是黑色,而是五彩斑斕的。當時我覺得自己不是在拍星,而是在體驗美夢一樣的生活……

          記者:那么,您拍星幾年了,去過哪些地方,為什么偏愛去無人區拍星呢?

          黃杰:從那次在納木錯拍第一張星空照片,距今也有8年了。后來我在報社的崗位也進行了調整,不再從事一線的新聞攝影工作。這些年,我去過青海、新疆、西藏、甘肅、內蒙、四川、云南。也曾嘗試去福建、廣西的海邊拍星,但是效果很不理想。海邊濕度大,城市光污染嚴重,星空不爽朗。因此我最喜歡西部無人區,一去再去。那里污染少、濕度小、透度佳,拍攝完美星空的幾率很高,而且地景非比尋常,可以說,西部無人區是追星者的最愛。

          記者:你去無人區追星是獨行還是與人結伴呢?

          黃杰:多數是獨行,偶有結伴。結伴需要互相妥協,往往最后大家都難以完成預設的拍攝構想。自個兒開車過去,在荒野中扎下帳篷,黑夜來臨時設定好相機參數就讓它自動記錄斗轉星移,然后坐下來欣賞夜空,讓思想自由翱翔,這是多么美妙的時刻,又孤獨又快樂。

          記者:那一個人不害怕嗎?

          黃杰:害怕,當然害怕。你想,在方圓幾十公里沒有人的地方,深夜一個人走出帳篷在曠野里拍星,周邊看不見之處不曉得會隱藏什么,能不害怕嗎?不過,膽大是我的資質,這樣的恐懼我能克服。

          記者:野生動物也沒有?

          黃杰:那是有的。我隨身帶著電子鞭炮,防狼、防熊。盡量不離車子太遠,汽車是我最后的堡壘。

          記者:有沒有遇到過危險?

          黃杰:在青海俄博梁遇到過磷火,在可可西里遇到過四只狼。但這不是真正的危險,真正的危險是那一次在西藏拍星軌,凌晨1點,我正獨自在冰川下緊張拍攝,不遠處的森林里突然傳來大型食肉動物從喉嚨深處發出的怒吼(聽說森林里有熊)。我心臟狂跳,拔腿就跑,一邊跑一邊發誓再也不干獨自夜拍這樣的事了……不過沒多久就忘了發過的誓,一次又一次將自己“流放”到荒野。

          記者:追星有那么大的吸引力嗎?

          黃杰:看起來有。因為全國不止我一個在追星,我估計不少于5000人。

          記者:在《去無人區追星》這本書中,您有一個隊友,您和隊友的故事寫得耐人尋味。

          黃杰:這是我少有的結伴的一次,在青海水上雅丹荒野停車區遇到一位年輕女隊友,一同去西藏。因為性格不合,習慣不合,價值觀不合,各種不合,一路吵架生氣,沖突迭起,結局卻出人意料……我覺得有分享的價值,就寫出來了。我想表達的是,在冷漠僵硬的面具之下,每個人的內心都風情萬種。

          記者:有讀者告訴我,覺得這個故事有啟迪人生的意義。

          黃杰:我就是想通過故事代入風景,通過人物折射人生。作家王小波說,如果一本書,不能對讀者的價值觀產生影響,那它就沒有存在的意義。因此,這本書不完全是寫追星,焦點是寫人生。

          記者:想問問,您拍星使用的是什么器材呢,不保密吧?

          黃杰:呵呵,不保密。我用兩臺機身,一臺佳能5D3天文改機(抽掉紅外濾鏡),一臺索尼A7m2微單。鏡頭是佳能“大三元”,加一只適馬14mmF1.8星空鏡,還買了拍銀河拱橋的赤道儀。我追星都是自帶爐具和食品,自己做飯吃比較節省,但是購買器材還是舍得的。

          記者:您在追星中得到了什么?

          黃杰:假如你指的是現實利益,那是沒有的。既沒有投稿獲獎,也沒有出名。不過出了一本書,稿費大部分被我買書送朋友了。但我認為,追星就是發現美、捕捉美、分享美,這樣的生活是有意義的,這是美好的旅程。不帶來現實性利益,不代表沒有獲得。能在本職工作之外把自己喜歡的追星這件事做好,我還是很滿意的。(記者 廖凌云)

          圖一圖三:黃杰拍攝的星空

          圖二:黃杰新書《去無人區追星》

          圖四:黃杰(右)和讀者在一起

          (圖片由黃杰提供)

          (責編:湯寧  初審:孫繼奎  終審:沈國冰)

          |
          |
          |
          |
          |
          |
          |
          |
          |

          皖ICP備07008621號-2 皖網宣備3412015007號 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34120190007號 
          主辦:淮南日報社 版權所有:淮南網
          如果你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與我們聯系E-Mail:huainannet@163.com 
          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站作品。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"來源:淮南網"。
          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!「兄x您對淮南網的支持!

          韩国免费一级a一片在线播放_色欲AV无码乱码精品国产_成人国产精品一级毛片视频老鬼_欧美一级黄色网站